欢迎光临江苏义行律师事务所网站!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义行案例 > 义行案例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咨询电话:0516-83713999
微信:yixinglawyer
邮箱:yxlawer@126.com
地址:徐州市解放南路246号文峰大厦北楼14楼(原江苏师范大学)
【义行案列集锦】一次质证改变一个案件的方向
发布时间:2017-7-28 11:27:53                  点击次数:803

一次质证改变一个案件的方向

前言:

中石化中原油建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原油建)承包了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江苏石油分公司(以下简称江苏石油公司)的管道工程,在管道施工过程中使用了膨润土产生了一定泥浆。后施工地块由新沂市虞姬湖果蔬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虞姬湖合作社)承包种植鸡爪槭树苗,并出现树苗死亡现象,虞姬湖合作社将中原油建及江苏石油公司诉至新沂市法院,江苏义行律师事务所马在伟、尹成律师代理江苏石油公司处理此案。

一、起诉与答辩

虞姬湖合作社诉称:2015年2月10日,其与村委会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并使用承包土地种植鸡爪槭苗木。因中原油建建设管道干线,且未按照环评要求施工,导致种植的苗木长势不好且约有40%的苗木死亡。经新沂市林业局组织专家鉴定,结论为:该苗圃地鸡爪槭苗木大量死亡,是由于土壤问题导致根腐烂,继而枯萎死亡。故要求二被告承担损失。

中原油建答辩意见:一是原告的主体不适格,土地承包人为李新霞个人,合作社不应作为原告起诉;二是认为本案案由应当确定为环境污染侵权纠纷,而非立案时所确定的地面施工、地下设施损害责任纠纷案由;三是鸡爪槭死亡的损害结果没有依据;四是鸡爪槭的死亡与中原油建的施工无因果关系,具体理由为膨润土为无污染的合格产品、其他植物和作物生长正常、已经委托村委会处理施工现场等。

江苏石油公司答辩:一是合作社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将江苏石油公司追加为被告,没有看到证据证明江苏石油公司与本案存在关联;二是无论本案的案由确定为何,因江苏石油公司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二、庭前的准备

江苏石油公司得知该案后,因有可能涉及环境污染而高度重视。庭前,承办律师参与了多次公司会议,江苏石油公司提出该案尽量不要认定为环境污染案件,如果认定为环境污染侵权案件,江苏石油公司作为工程的发包人有无责任。根据委托人的诉讼要求,代理律师认为虽然该案立案时的案由为地面施工、地下设施损害责任纠纷,但根据原告起诉的事实及中原油建透露出的观点,不排除法院庭审时根据案件情况改变案件法律关系的可能性,所以庭前主要提出以下观点:

一、在不能证明存在污染物的情况下,本案不应以环境污染案件审理,原告没有证据证明江苏石油公司与本案存在关联。

环境污染侵权自然要以污染物的存在为前提,涉案工程使用的膨润土属于正常的施工材料,是得到国家认可的产品,其自身属于无毒害产品,在无法证明膨润土属于有毒害物质前,不应以环境污染为由处理该案。同时,原告没有说明追加江苏石油公司为被告的理由,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江苏石油公司与本案树苗的死亡存在直接的联系,我方与该案件没有关联。

二、不论是地面施工、地下设施损害责任,还是环境污染责任,因江苏石油分公司不存在侵权行为,所以不应成为本案被告,更不应承担法律责任。

作为环境污染侵权责任的承担主体分为两类,一是直接污染者,二是存在过错导致污染发生的第三人。首先,江苏石油分公司没有实际施工,不可能是直接污染者。其次,如果原告认为江苏石油分公司是环境污染侵权中的第三人,则不再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原则,只有原告证明第三人存在过错的情况下,才能要求江苏石油分公司承担责任。本案中的“定向钻工程”属于整个“苏北成品油管道及配套石油库工程”的部分,江苏石油分公司作为工程发包方,所有的招标工作均合法开展,选定的施工单位均具备石油化工工程施工承包资质的企业,所以,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三、庭审与裁判

    第一次庭审

(一)虞姬湖合作社举证:1、合作社的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用以证明主体资格;2、土地承包合同及承包费收条两张,用以证明土地承包损失;3、苗木死亡“鉴定书”,为苗木死亡后,新沂诉林业局组织专家鉴定苗木死亡的原因,证明苗木死亡原因为土壤问题所致,该“鉴定书”盖有新沂市林业局公章;4、谷歌卫星地图照片,证明施工前后土壤颜色存在明显变化;5、照片及录像一组,证明苗木死亡情况;6、新沂河工程环境修编报告一份,证明江苏石油公司是环评责任主体,应尽到告知中原油建如何处理施工泥浆及对其负有监管管理的责任;7、网上下载的泥浆处理正确流程,用以辅助证明中原油建没有正确处理泥浆。

中原油建质证:土地承包合同及承包费用由李新霞个人完成,合作社不是适格原告。同时苗木死亡的原因存在多种可能,“鉴定书”不能证明是中原油建的施工导致,中原油建进场施工前华东管道公司已经施工过一段时间。最后,合作社主张权利应向中原油建或其他直接施工人,与建设单位江苏石油公司无关。

江苏石油公司质证:原告所提供的众多证据中,对于案件事实认定存在较大影响的便是其提供的盖有新沂市林业局公章的鉴定书,该鉴定书是由新沂市林业局组织多位土壤及植物专家进行鉴定共同做出的。根据该鉴定书的意见,因为施工泥浆的原因,导致土壤板结、孔隙状况不好,土壤排水性差、通气不良造成苗木根部腐烂死亡。如果该份鉴定书被法院采信,直接作为认定因果关系的证据使用,那么被告方面临着巨大的败诉风险。在中原油建对该份鉴定书为提出具有针对性的质证意见的情况下,如何推翻该份鉴定书,否定其证明作用,成为影响案件接下来朝何种方向发展的关键。

于是在质证过程中,其他证据我们进行了简单的说明后,将重点锁定在了推翻了该份鉴定书上。我们提出该份鉴定书不具备鉴定意见类证据的合法性,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从根本上否定其作为证据的能力。具体理由为:首先,该鉴定书由原告方单方组织完成,程序上有违公平原则,况且也不符合一般鉴定的基本要求,甚至没有写明委托人为谁。其次,林业局在鉴定书上盖章的行为如何定性,该份鉴定书是由林业局委托还是原告委托,林业局盖章是行政行为还是作为鉴定中介的市场行为无法确定,林业局在此份鉴定书上的盖章不具有合法性。最后,原告所说鉴定书中的“专家”所做的鉴定行为如何确定,是个人行为还是鉴定机构的职务行为,如是个人行为,即不是鉴定意见类证据,如是职务行为,其隶属于哪个鉴定机构,其本身是否又具有鉴定资质,这些问题均无法认定。另外,原告既认为是环境污染问题,即应当鉴定使用的膨润土是否具有污染性,膨润土本身是否具有毒害性,与苗木的死亡是否具有因果关系,土壤的物理结构有无受到泥浆的影响,而非仅是土壤本身的物理性结构是什么状态。

(二)中原油建举证:中原油建共向法院提交16份证据,大致可以分为四大组。第一组包括膨润土生产地环保局的文件、产品合格证、膨润土公司及中原油建人员的书面证言,证明膨润土为无污染合格产品,且施工过程中使用的是该厂生产的膨润土;第二组包括中原油建与邵西村委会的退场协议、收据和地貌恢复验收表,证明李新霞应找村委会要求赔偿且泥浆已经处理完毕;第三组包括补漏时的照片,书面证言、档案及事后拍摄的录像等,证明施工结束的半年后才栽种树苗且其他作物长势良好及施工范围外也有树苗死亡,与中原油建的施工不存在因果关系;第四组包括施工变更说明、华东公司与社会事业局的补偿协议,证明华东管道曾于中原油建之前进场施工,华东公司不承担责任。

虞姬湖合作社质证:一是环境污染案件适用无过错责任,产品合格不代表可以免除责任,根据举证责任,应由中原油建证明施工与苗木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无论是施工时间、其他作物的生长、死亡苗木分布的地方都不能证明因果关系不存在;二是书面证言因证人不到庭不能认定,且均与中原油建有利害关系;三是相关赔补偿不影响合作社的权利主张,合作社有权选择维护权利的对象。

江苏石油公司质证:在对中原油建提交的证据庭后核实的情况下,其真实性予以认可,并提出了一个质证意见:从中原油建提交的证据中包含的其与邵西村的退场协议、邵西村的收据以及华东公司与事业局的补偿协议可以看出,新沂河工程存在多次补偿,这几项补偿是否已经落实到了村民个人手中,李新霞本人是否与村委会之间已经签订了补偿协议,是否获取了相应的补偿款,应当予以查明。

(三)江苏石油公司举证:一是在住建部网站上查询到的中原油建的相关资质,用以证明中原油建具备涉案工程的承包资质,江苏石油公司不具有过错;二是中原油建提供证据中的地貌恢复检查合格验收记录,证明土地已经多方验收认定合格。中原油建对我方证据予以认可。

虞姬湖合作社质证:网站数据显示的发证日期为2016年初(因换发证),不能证明施工时间段内的资质,同时认为验收记录间存在涂改,显示时间为2012年,与施工时间不符,对该份验收记录真实性存在异议。

法官总结:举证质证阶段结束后,法官根据合作社的诉请依据,对本案的案由及法律关系进行了明确认定,本案案由应认定为环境污染侵权纠纷。另根据江苏石油公司的质证意见,认定合作社提供的“鉴定书”不能作为认定树苗死亡与施工产生的泥浆存在因果关系的证据,但反映出施工使用的泥浆与苗木死亡存在一定的关联性,根据环境污染侵权案件的举证责任,证明泥浆与苗木死亡没有因果关系的举证责任在于中原油建,需重新进行鉴定,以确定苗木死亡与施工产生的泥浆有无因果关系,如存在关系,原因力比例是多少。

第二次庭审

本次庭审的重点就是对江苏省科技咨询中心所出具的鉴定报告进行质证,根据重新鉴定的报告显示,施工中使用的膨润土不存在有害成分,鸡爪槭的死亡与施工产生的泥浆没有因果关系,排水不畅是造成死亡的原因之一。另外,此次鉴定产生鉴定费用16万元,由中原油建先行支付,该笔费用应由哪方承担成为争议的另一焦点。

虞姬湖合作社质证:1、鉴定程序存在问题。鉴定专家的组成不是由鉴定主体江苏省科技咨询中心自身的成员组成,而是南京土壤研究所等其他单位人员构成。2、鉴定的操作过程及实质内容错误。土壤样品的选取不合理;因距离施工时间较长,土壤存在自然降解;鉴定的内容重点在泥浆有无毒害,而原告认为重点应是泥浆是否造成突然板结致使透气性变差而导致树苗死亡;原告自身管理不存在问题等。对于鉴定费,原告认为中原油建负有举证责任,鉴定是其自身的责任,产生的鉴定费应由中原油建自身承担。

江苏石油公司质证:鉴定机构的选取是双方在法院主持下抽取,由法院委托,鉴定内容由法官当庭确认,整个过程中原告未提出过任何异议,鉴定程序和内容不存在问题。根据鉴定结论,膨润土不是污染物,本案不存在环境污染的事实,原告的诉请没有事实基础,应当依法驳回。对于鉴定费,因为证明有无因果关系的举证责任在中原油建,而从鉴定的结论来看,原告应承担不利的后果,故无论哪方承担,都不应由江苏石油公司承担,同时我们倾向性认为应由原告负担。

中原油建质证:第一次庭审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证明不存在因果关系,鉴定是在应原告的要求下进行的,产生的鉴定费应由承担不利后果的一方承担。

对鉴定报告质证完毕后,原告又补充提供了三份证据,分别为现场照片、20154月和5月气象局降水量情况表及村委会证明,用以证明其采取了合理的排水措施,该片土地曾是良田,排水较好且当时降水量并不高,鉴定报告认定鸡爪槭死亡的原因是管理不善而导致排水不畅所致是错误的。

江苏石油公司认为:无法达到推翻鉴定报告结论的作用。

裁判结果

   虞姬湖合作社提出撤诉申请,法院依法裁定准予撤诉。

四、总结与评析

    1、代理部分

    面对原告提供的各项证据时,尤其是新沂市林业局盖章的鉴定书,被告方面临着一定的诉讼风险,但经过代理人的质证后,推翻了该份证据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使法官启动新的鉴定程序,并且鉴定的方向也更为全面准确,重点鉴定施工使用的膨润土本身有无毒害性及对土壤的物理结构是否造成影响,最终重新鉴定的结论为膨润土本身不具有毒性,对土壤的物理结构也未造成改变,施工产生的泥浆对土壤环境未造成任何影响,也就否定了污染事实的存在,对于江苏石油公司来说也就没有了诉讼风险,新的鉴定结论还原了案件事实。

2、判决部分

由于本案以原告撤诉结案,不涉及鉴定费用的处理结果,也就回避了鉴定费最终由哪方承担的问题,实质上使中原油建负担了该笔费用。如鉴定结果存在因果关系,鉴定费自然由造成侵权的一方承担,但当鉴定结论对原告不利时,如何处理鉴定费用便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应由承担不利责任的一方承担,另一种观点则依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二条,“诉讼过程中因鉴定、公告、勘验、翻译、评估、拍卖、变卖、仓储、保管、运输、船舶监管等发生的依法应当由当事人负担的费用,人民法院根据谁主张、谁负担的原则,决定由当事人直接支付给有关机构或者单位,人民法院不得代收代付。”认为应由负有举证责任的一方负担。

3、理论部分

环境污染侵权责任纠纷在诉讼中最为突出的特点便是举证责任的倒置,由行为人证明损害结果与自身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但当要求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时,依据最高院《环境污染侵权解释》第五条的规定,法院应以第三人的过错程度确定责任,那么我们认为对于第三人的侵权即以过错责任为原则,应当由原告方进行举证证明第三人的过错,而不能将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也适用于第三人责任的举证分配上。


上一条:【义行案例集锦】公共道路障碍物谁来管?!
下一条:【义行案列】历经八起案件,万吨煤炭终物归原主 ——大榭公司诉万寨公司返还原物纠纷案

苏公网安备 32032202000153号